顶部

Tony Andrews聊Funktion-One

Tony Andrews是著名的声音系统设计师,Funktion-One(可能是跳舞音乐领域中最著名的声音系统制造商)的创始人。该公司以开创性的技术、极致的声音品质和凶猛的低频影响着全球的电子音乐。毫无疑问,爱去夜店的玩咖和DJ都在顶级夜店(比如Space Ibiza、Berghain、Output和Trouw)中见到过堆叠在一起的Funktion-One。点击播放视频(Funktion-One创始人Tony Andrews中文采访

小时候,Tony Andrews对声音非常着迷。50年来,他一直专注于制造尽可能纯净的声音系统。他认为,当你用大音量播放时,原始的声源必须足够好。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你得掌握各种技术。Tony Andrews的注意力集中更多放在FOH和人群上,对于舞台,他并不感兴趣。他喜欢冒险,有着特立独行的做事风格。因此,当初拒绝采用“线阵”的Funktion-One才为人称道。

在布莱顿音乐研讨会之前,我们见到了Andrews,让他为我们讲讲低频对人类的影响、卧室的扬声器配置以及DJ最常犯的小错误。

感受到了吗?

纽约Output中的Funktion-One系统

低频在跳舞音乐中的重要性?

Tony Andrews:如果没有低频,跳舞音乐不会有今天的成功。你想想,我们对低频的放大总共只有50年左右的时间。凶猛的低频只有半个世纪的历史。在发明真正能发射低频的扬声器前,人们都只是在偶然间注意到低频的——举例来说,在打雷、地震或火药爆炸时。这可能也是它能刺激肾上腺素的原因。基本上,低频会让人感到兴奋。

低于90或100Hz的低频更多是物理范畴的事。它能让特定的器官以及骨骼震动。它造成了小分子的重组,这就是它成为跳舞音乐中重要武器的原因。低频产生的分子震动能让跳舞音乐充满能量。所以,通过适当的声音系统去听跳舞音乐会让人感到愉悦。

低频是如何带来愉悦的?

通常来讲,这基于震动和泛音。在物理平面中产生的复杂震动是一切的基础。人类对震动很敏感,虽然我们不能伸手去抓住它们,但我们能感受到。我们知道,如果听起来不和调,一定会感觉不对。当音乐震动到我们喜欢的频率上,我们就会感到愉悦。

带给人们愉悦的频率并不相同,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喜欢某首歌,而其他人不。我们每个人的结构和形状都不同,这意味着器官的共振频率会有细微的差异。我们的轮穴也不相同。我只能对此做一些推测,因为我们对宇宙的认知还非常有限。

愉悦法则

Legend-producer-Giorgio-Moroder-playing-at-New-York-super-club-Output-on-DJ-monitor-PSM-318.
Giorgio Moroder在纽约的Output使用Funktion-One PSM318 DJ监听系统演出

所以低频能给人带来愉悦,也可以释放多巴胺。如果是这样,那低频太多还是这样吗?

是的,你当然可以有很多的低频。优秀的声音工程师会知道,从足够的音量到带给人们兴奋或损害之间究竟有多少空间。太多声音和低频会让耳朵感受不适——这可能是致命的。

在20世纪的时候,有一个法国小伙,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口哨,能产生大约7.1或7.2Hz的次低频。在第一次使用时,他被液化了。他的内脏全部被变成了浓浆。

他也许是唯一一个死于次低频的人吧?

可能是的。真正的次低频是指所有低于25Hz的频率。那是很低的,你可以用振荡器做一个扫频试试。次低频可以成为很好的声音,但大部分的声音系统都无法真正地接近30Hz以下的部分。

你是如何接触到声音系统的?

我从事声音系统的研发已经45年了。很早的时候,我们在一个实验中偶然发现了一种制造高效、具有动态和冲击力的低频的方式。我哥哥和我大概只有19或20岁,我们捣鼓着要构建自己的声音系统。有一天,我哥哥将扬声器指向房间的角落,我注意到,它的低频开始变猛。一次偶然的发现让我对此产生了兴趣。然后,我开始试验,制造了一个跟房间角落很类似的东西,将双层18英寸的箱体放在里面,成了一个折叠的喇叭。

我们让贝斯演奏者过来测试扬声器,扬起的沙尘直接冲向天花板。太神奇了!这是我扬声器事业的起步,首先是Turbosound,后来是Funktion-One的先锋扬声器研发。你知道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拥有厚重低频的原因。

Tony Andrews于1974年在温布利体育场安装的设备

1974年,我们在温布利体育场为一场演唱会做声音系统,这是我们最早做的声音系统。我们用金字塔形的低频箱构建了这个堆栈。那时,我们为金字塔的形状感到困扰,因为它的每一面都是一个产生低频的喇叭。这个金字塔使用了30英寸的低频驱动器,但让我现在再看这张照片,我认为它其实并不怎么样。我可以想到很多办法来提升这个堆栈的质量,所以,我们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,逐步提升着我们在声音方面的知识。

完美的声音

柏林夜店Berghain的Funktion-One系统

你是否认为我们能做出完美的声音系统?

我们永远做不出完美的声音系统。除非我们将空气加热到20000度使之电离,这样我们才能直接调节等离子体,利用磁场。否则,我们的声音系统不会完美,就像我们生存的世界一样。

你是怎样调节声音系统,让它听起来更好的?

我首先会研究中频。是不是都在?最好的方式就是通过一个熟悉的人声。在调节声音系统时,我会用一男一女两位歌者的声音作为参考。女声会告诉我,中高频是不是有点刺耳。当女孩的声音变高时,很可能会让声音破裂。

所以,在测试声音系统时,你会用同样的音乐吗?

是的,我用Diana Krall的《Let’s Face the Music and Dance》和George Benson的《Nature Boy》。当我播放这些音乐时,我会想,“这些声音是否来自我熟悉并喜爱的Diana Krall和George Benson?”

我在无数的声音系统中听过这些音乐,我知道这些人声会让我有怎样的感觉。如果我不能立刻得到这样的情绪,我就会怀疑,开始研究系统的配置。

如果分析声音系统的数据,也可以指出同样的问题,但测试工具存在很多问题。到目前为止,经过训练的耳朵仍然是最好的声音测试工具。我们对音频中的细微变化出奇地敏感,更重要的是,我们知道这些声音会让我们产生怎样的感受。仪器则不会。

在调节好中频后,你又会做什么?

我开始调节高频,直到所有的内容都出现,但要保证它们不被中频淹没或相之。关键就是平衡。这就是调节声音系统的意义:平衡。在调节好中频和高频的平衡后,我会开始调节低频,同样也是考虑三者间的平衡。这时候,我可能会切换到Diana Krall的《The Best Thing For You》,因为这首歌曲很适合用来测试低频。

在对所有频率之间的平衡关系感到满意之前,我是不会用任何的电子音乐来测试声音系统的。当对整体平衡感到满意时,我会拿出Gat Decor的《Passion》,48kHz的拷贝来测试整体的低频响应。

为什么是这首歌,不是其他经典的House或Techno呢?

那首歌有相当稳固的底鼓,很适合用来测试整体的低频响应,之后歌曲中的底鼓会变得很有冲击力,能让我了解低频的清晰度。我们在这里探讨的是较高的低频,在美国,他们管它叫中低频。当你调试低频时,会尽可能让它变得透明。当感觉对的时候,会有魔法般的效果。通过调试要达到的是中立。在调试声音系统时,你不应该参杂个人对声音的偏好进去。不管你信不信,最好的声音系统是完全中立的。

冲红

能否告诉我们,在DJ混音器中,以适当的分贝输出电平的重要性?

这是一个无止境的主题。混音器制造商尽可能地让它变得简单,适合DJ使用。混音器通常都有简单的绿、橙、红信号指示系统——许多DJ,包括很多著名的专业人士都完全忽视了这个系统。

绿色表示声音工作正常,橙色表示你已接近失真,红色意味着混音器的输出阶段发生了削波。它能有多简单?那些冲红的DJ完全忽视了这些。从一些角度来讲,这是很疯狂的事,因为像我这样的工程师千辛万苦为了在夜店中实现完美的声音,而一些无知的人直接冲红,根本不在乎。

为什么冲红不好?

所有电子元件的处理功率是有限的,超过之后,就会发生饱和,导致失真。如果冲红,就可能会造成灾难,导致设备罢工。为了保护这些昂贵的声音系统,几乎所有夜店都会在他们的系统上放置限制器。所以,当DJ想,“让我们将音量推到顶点时,”实际上,声音并不会更响,因为限制器会防止它发生。所以,当你将混音器推到红点时,唯一会发生的就是音乐失真,让顾客感到头痛。

少量的失真可以会成为一件好事,就像一点点的毒药。Jimi Hendrix深谙此道。但当整个声音系统都失真后?那只会让耳朵疲劳,大脑崩溃,想要立刻逃离此地——换句话说,过分的失真是在驱赶客人。

你会怎样调试卧室DJ的声音系统?

首先,是找到最适合扬声器摆放的位置。尝试与墙面保持不同的距离,或放置在不同的墙面旁。高度也很重要。大多数扬声器都有高音盆和低音盆。当你设置好扬声器时,如果它们在你头上,那么高音会比低音晚些到达,反之亦然。你需要将扬声器放在眼睛和耳朵间完美的位置。理想情况下,高音和低音间的空间应该在你眼睛的中间。这样,高音和低音的频率才会同时到达。

当你选好扬声器的位置时,在你混音位置的头顶挂张毯子,如果你旁边有一堵墙,再放另一张毯子。这样会衰减反射,这些肯定是你想要消除的。因为,你只想听到来自扬声器的声音,而不是墙面的反射。

最后,确保你没有将扬声器放在抵消低频的位置。这个现象很容易发生。房间就是一个巨大的扬声器箱体,如果你不幸将低频放在了错误的位置,它们可能会被抵消。